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长沙最著名的私人园林蜕园:在蜕变与恪守之间化蝶绕园

发布日期:2020-07-01 0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?夏至,是一年之中白昼最长的一天。晨光,从上倾泻而下,照亮着绿意。

从马楚的会春园这座王家行宫收回神思,在夏至这天清晨,我就近拐入一座自唐代起就成为长沙最知名的私人园林,它叫蜕园。比起会春园,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会多些,那是得益于它虽然数易其主,历任主人一直保留着这个名字。哪怕今天早已经成为周南实验中学的一部分,依然留有一处微缩版的纪念版园中园和保持原名的石刻。

蜕园是长沙最为著名的私人园林

在潭州(今长沙)的山水人文胜景前,我仿佛一只春天里的毛毛虫,一直在实地上、诗书里匍匐前进,怀着一点直觉、推理和有依据的想象力,去探究这天地人中的美。我夏至游蜕园,希望从一年之中白日最长的一天的清晨开始,做一个属于蝴蝶的悠长之梦,一如庄生的那个梦。这所私人园林,千年来不曾改变过它的名字,是因为什么力量呢?我总是想和你一起去探个究竟。

在蜕园的晨露清风里,我流连一番,翩然飞到了晚唐时代,原来蜕园的最早主人叫刘蜕,他的身份是知名进士,也是一位别具一格的散文家。

刘蜕在唐大中四年(850)考中进士。在这之前50年,荆州地区(时辖今湖南大部分区域)的举人从未中过进士,因此刘蜕被称为“破天荒进士”。镇守荆南的节度使魏国公崔铉还特地赏给他70万贯“破天荒钱”,刘蜕辞谢不受:“五十年来,自是人废;一千里外,岂曰天荒?”出身寒微的他,面对功名与随之而来的利禄,超级淡然,不以物喜、独立的学人气质可见一斑。“破天荒”固然是由于刘蜕的个人天赋及努力,他的身后,却是湖南在中晚唐迎来了移民与发展高峰这一时代背景。

独立的个性或许更适合做一个独立学者,在仕途上,刘蜕因为官耿直、不畏权贵,曾任左拾遗就遭贬为华阴令。好在他不仅仅考试是个学霸,还是真能诗能文的,他用他的思想和才华治愈着他的忧伤,也给后世留下了他的珍贵遗产。他留下了他亲自设计、又身处其中勤奋读书的蜕园,写下了属于他的文字《文泉子集》传于世,也让我们时至今日还能一览属于那个时代的芳华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所致,蜕园几易主人后,清同治十二年(1873),湘军名将周达武购得此园,重新打造成为一处面积超过80亩的精致园林。而清光绪十六年(1890)五月,与刘蜕一样拥有独立气质的史家陈寅恪,出生在这所租来的泰安里周达武私宅,正是唐刘蜕的故宅蜕园。陈寅恪是近代以来的史学大家,治学以包括唐史在内的中古史见长,颇为人称道的,便是“以诗证史”。

透过翻开的书本一样的窗孔,我看见历史墙壁上的裂痕。

夏至游蜕园,最适合静静读书。

蜕变与恪守之间的人性显现

今时夏至的蜕园,虽然不复刘蜕散文折射的潭州“山,渔,泉,竹,江”之盛景,却一样是适宜晨读的。微风吹过池水,吹过凉亭,吹却浮躁,独留杨柳依依,独留书香阵阵。立于蜕园的清风里,捧起刘蜕的《山书》十八篇和《古渔父》四篇。在蜕变与恪守之间的人性光辉,跃然纸上。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个人是离不开时代的。有时候我在想,刘蜕的民本思想,虽然与他的出身、品格与追求有关,也与那个时代审美和思潮转变、文化发展的趋势有关。

我想到了与他同一时代的长沙铜官窑,它的诗文壶上就有这样一首昭君出塞题材的诗:“去去关山远,行行胡地深。早知今日苦,多与画师金。”此前多有人评说,长沙铜官窑的诗是工匠诗,立意也不大崇高。可我觉得铜官窑是那个时代的世界工厂,窑工们接着数额巨大的国内与外贸订单,与其说他们在写诗,不如说那个时期的潭州,有一个随经济而活跃的文人群体民间诗社,他们以人性的眼光,去看待这位和亲的女子,敬佩她之余,充满一点怜惜之情,有何不可呢?这种对于民间疾苦的体贴与同理心,我拿来与同时代的刘蜕散文里流露的思想互证,亦想起了陈寅恪先生的隋唐时期的研究观点之一,他认为那个时代,“新乐府”是我国文学逐步趋向下层的一个重要标志,其价值与影响比陈子昂、李白的诗更为高远。

蜕园的微风,于读书人来说,最适合吹去成见,吹去陈腐,而又恪守真诚内心,恪守独立精神。它将清新吹进心田,促进新的思考,又经分享而使人如沐春风。这所私人园林千年来不曾改变过它的名字,大约不仅是因为它的自然美,更是因为人文美,是自刘蜕起到近代陈寅恪家族等,不断注入精神与文化的力量加持,是长沙这座城市的育人之园,让无论是达官、名将、商贾还是学子、百姓,都对它充满崇敬,不易其名。每个人,都是时代的人质,也是历史的创造者。若你也曾经在蜕园读书,在这蜕变与恪守之间行走、思考,有所感悟,有所心得,请不要忘记,这座园子带给你的触动,并将它的美分享给更多的人。

文、图/溪客(专栏作者,插画师,摄影师)

【来源:潇湘晨报】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